豆类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豆类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【消息】演员段奕宏坚守真正意义上演员的本分图

发布时间:2021-01-03 00:41:25 阅读: 来源:豆类厂家

段奕宏:清醒的自卑

直到近几年,演员段奕宏的名字才逐渐被大众熟知。

这个看起来和嬉闹的娱乐圈格格不入的男人,

这个和微博热搜、绯闻八卦保持距离的男人,

一直坚守着真正意义上演员的本分

中国新闻周刊记者/李行

电影《引爆者》宣传期间,记者问前来站台的该片主演段奕宏,与同期上映的另一部也是由他主演的影片《暴雪将至》相比,他更喜欢哪一部?段奕宏答,他更喜欢《暴雪将至》。答完,《引爆者》导演和段奕宏都呵呵笑了。显然,在《引爆者》导演和媒体记者们通通在场的情况下,这么直率地回答,有些不合时宜。

段奕宏。摄影/中国新闻周刊记者 董洁旭

44岁的段奕宏如今依然会在不拍戏的时候宅在家里:做手抓饭、煲汤、看碟、琢磨表演。他不喜欢社交,不喜欢上真人秀节目,与微博热搜、娱乐焦点始终保持着距离。

今年接连上映的《非凡任务》《记忆大师》《暴雪将至》《引爆者》都是他在去年接拍的,现在看来“成色还不错”。但不间断地从角色里进进出出,也让他身心俱疲,他还是把这个工作“看得太重了”。

现在他开始有意识地保护自己,放慢拍戏的节奏。自去年5月17日拍完《暴雪将至》后,到现在一直没有接戏。并不是拿来的本子都不能拍,而是害怕回到之前那种挣扎的、紧绷的、片刻不得喘息的状态中。

这种状态从18岁开始,连续两次报考中央戏剧学院而不得时就一直伴随着他,他太清楚这种感觉了。一个新疆伊宁工薪家庭的孩子,一无所有,带着唯一的演员梦独闯北京的故事在旁人看起来励志到俗套。但在亲历者的记忆里,回想到的是新疆味儿的普通话,嘴唇厚皮肤黑的外形,没钱拍个人写真的窘迫……如此种种,构成了他“清醒的自卑”。

但刚刚过去的东京国际电影节,凭借《暴雪将至》获得评委们毫无争议的“最佳男演员”后,媒体关注的焦点不再是《士兵突击》中的袁朗、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里的龙文章、《烈日灼心》里的伊谷春,甚至不是《暴雪将至》里的余国伟,而是不合时宜的、演戏“难搞”的、有股子倔劲儿的段奕宏本人。

难搞

《暴雪将至》杀青后,导演董越给段奕宏发去一条信息表示感谢。收到段奕宏回复的四个字:来日方长。“我并不确切知道他发这四个字是什么意思,但我感觉他一开始对这个片子好像不那么有信心。”董越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说。

段奕宏从不否认与青年导演合作是种冒险,尤其是处女作,但正是这种冒险所带来的不安全感让段奕宏着迷。成熟导演往往对演员有特定的表演要求,他不喜欢一成不变的表演方式。而与青年导演合作可以大大刺激他的创作欲,尽管创作欲会给他带来“难搞”的业内名声,“正是因为段奕宏的‘难搞’,我们才特别想跟他合作。”制片人肖乾操说。

《暴雪将至》讲述的是上世纪90年代的一座阴郁小城,发生了连环杀人案。一心想进入体制内的保卫科干事余国伟渴望借此机会,一展自己颇为得意的“神探”技能,并就此成为模范,成为警察的故事。

剧本里原本有余国伟跟女主角的激情戏,但段奕宏认为不应该有这场戏。他觉得,这个角色要探索的是余国伟更加本质的精神世界,“如果一个人把一个事情看得最重要,他一定是为之去放弃一些东西的。对于余国伟而言,荣誉、社会属性和身份的认同感,在他的身体里是最为重要的。为此,他完全可以控制有关男女情愫的东西。”他说。导演最终同意了他的想法,没有拍这场戏。段奕宏的坚持是正确的,这让那对男女的关系显得更加紧张,从而与故事整体颇为相称。

《暴雪将至》的出品人曹保平此前在导演《烈日灼心》时就与段奕宏有过合作。他仍记得,《烈日灼心》里有一场戏是伊谷春陪伴辛小丰去取小金鱼,开车路上伊谷春与辛小丰闲聊提到了当年的水库灭门惨案,结果发现辛小丰眼神闪烁,表现慌乱,进一步加深了他对辛小丰的怀疑。接下来两人的对话,看上去是漫不经心地交谈,实则是一场精彩的心理战。

这场戏是全剧第一个小高潮,也承载了电影开片以来最大的信息量。如何将两人之间如猫鼠游戏一般的对话状态精准地呈现给观众,是导演曹保平以及两个角色的扮演者邓超和段奕宏一直在思考的事。当时拍这场戏,段奕宏、邓超、曹保平,一人一个想法,谁也不肯妥协,就各种可能的演绎一直讨论到凌晨三点。后来,这段表演颇为经典,也让段奕宏等三位主演拿到了上海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奖。

其实,段奕宏的最佳男演员奖算是靠自己硬生生挣扎拿来的。按照导演曹保平后来的讲述,本来段奕宏饰演的警察尹谷春并不是一个重要的角色,只是罪犯辛小丰的陪衬。段奕宏最开始看上的角色,也是《烈日灼心》里的辛小丰,但曹保平最后让他演了尹谷春。

一个概念化的脸谱人物,如何演出质感,让观众记住这个人物形象,段奕宏先去厦门嘉莲派出体验了15天的警察生活,连大年三十都在所里过,还跟警察们出警扫黄、抓赌、查车。他为角色的每场戏都设计了不同层次的表情。甚至为了追求表演的真实感,在摩天大楼里追捕逃犯不慎滑落并被同伴抓住手腕的那场戏,他要求工作人员将身上吊着的唯一能保护他安全的威亚调松,现场都能听见肌肉撕扯、关节即将脱臼的声响。拍戏之余的吃饭和聊天休息,他依然保持片中角色的样子,一度被大家认为他本人也特别孤僻。“好的警察是不会让人看出他在想什么的,不会形于色。”段奕宏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解释。

甚至有一天,段奕宏晚上做梦都是和导演曹保平吵架,“创作上压抑的东西,在梦里反馈出来,吵得很厉害。我第二天在现场讲给导演听,他乐得不行,说我那么折磨你吗?我说你的折磨,加上我的自我折磨,这就是我的特点。”段奕宏回忆。

“我每次因为交流上的这种直怼,心里都很难受,我觉得伤着别人了,也一直寻求一个沟通方式,但有些时候这反而会造成时间上的消耗。本来两句话能说清楚,你绕了一圈用10句话来说,也挺浪费时间的。”段奕宏说,对于“难搞”的名声,段奕宏当作是业内对他的褒奖。

这种直率、坚持和“折磨”成就了段奕宏,也成就了很多作品。“段奕宏的戏都在眼神中,他改变了我对中国男演员的看法。”曹保平导演回忆起与段奕宏的合作时如此说。

拘谨

“看到他蹲在地上大口吃面,操一口纯陕西话时,才被惊到了。”同班同学小陶虹看到段奕宏在电影《白鹿原》里的表演时,终于看到了段奕宏的松弛。

大学里的段奕宏总是紧绷绷的,和他同班的小陶虹总是告诉他“哎,你放松一点呗。”甚至段奕宏结婚,在台上念宣誓词时同学们还在台下起哄,让段奕宏放松。

贵阳儿童癫痫病医院

西宁好的湿疹医院排名

西宁治腋臭那家好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