豆类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豆类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AK原创鬼故事之饼铺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6 00:59:52 阅读: 来源:豆类厂家

王庄是个较为封闭的小村子,地处几座大山的中间,交通不便,与外界没有太多的接触,民风很淳朴,村民都是以种地为生。  老王两口无儿无女,种地种了一辈子,年纪大了,有些干不动了,寻思着挣点钱养老,于是在村东头开了个烧饼铺。老两口起早贪黑做烧饼,卖烧饼,买卖倒也不错,主要是卖给那些下地干活回来的晚的村民,也有的早上经过老王饼店的时候顺便带上几个,中午就在山上凑合一顿。  按说每天一大早和傍晚时烧饼店最忙的时候,这天早晨不知怎么的,却是异常冷清,仿佛村民都集体赖床了,。老王正纳闷呢,隐约间听见村里传来吹吹打打的声音,其中夹杂着些许人的哭喊声。这深秋的季节早上本来就听冷清,这声音听着凄凄切切,格外的瘆人,难道,村里出事了?  老王招呼老伴看着饼店,自己朝着哭声传来的地方走去。走到跟前一看,是二牛家。这二牛生的是膀大腰圆,浑身是劲,一看就是好把式,去年娶了村里的翠花做媳妇,小日子过得虽说穷了些,可也是有滋有味的。这翠花也算是村里最俊的女人了,那脸蛋,嫩的都能掐出水来。当时那么多家境比二牛好的上门提亲,翠花愣是没答应,偏偏看上了二牛。谁知道这才成亲一年多就出事了。  老王挤到人群前,扯了扯王老太“这,这是怎么回事?”  王老太抹了把眼泪“唉,可怜的孩子,二牛他媳妇去了。”老王一惊,接着问道“二牛媳妇?她不是要生了吗?怎么……”王老太的眼泪抹得更频了“这孩子,几个弄婆忙活了一天一宿也没生下来,难产死了,唉……”老王一听也觉得心里挺不得劲,挺好的小两口,唉,近前去安慰了下坐在翠花身边的二牛,心下凄凉,转头看了眼翠花,只见翠花瞪大着双眼,眼中透着浓浓的不甘,原本姣好的面容现在却有些狰狞,双手死死抓住那被血浸透的床单,已经泛白的指间骨节突起,像是用尽了生平的力气,身下一片血污。如此血腥的场面,老王是第一次看见,不禁心里发毛,于是又安慰了二牛几句赶紧退了出去。  在那个年代农村都有一些从老辈传下来的习俗,其中一条就是,女人如果没有为婆家生下一男半女就死了的是不能进祖坟的,也不能进王家祠堂,还得再去世的当天不过午就下葬,于是翠花被草草的埋在了村西山头。  回到家中,老王总想着这事,觉得二牛和翠花可怜,也觉得当时那场面触目惊心,回想起那满炕的血,老王打了个寒颤,当天便早早的收了店,也早早的躺下。也不知睡了多久,老王被一阵拍门声惊醒,看看身旁熟睡的老伴,老王觉得有点奇怪,老板睡觉一向警醒,稍微有点动静就会醒过来,这门拍的这么响老伴倒打起鼾了,老王摇摇头,心想或许这几天做饼太累了,当下起身点起油灯,问道“你是?”  女人见老王抬灯,赶紧抬起手遮住脸,又伸出另一只手递过二个铜子也不答话,老王见人家不说话也不好追问人家,于是收起铜子递过两个烧饼,那女人接过烧饼便转身离去,看着女人的身影老王感觉有些眼熟,是谁呢?却又一时记不起来,老王没想太多,把门闩拉上回屋睡觉了。  一大早,老王被老伴叫醒,“怎么了?”老王问,之间老伴一脸惊惧,仿佛受了惊吓,连话都说不利索了,“饼,钱,不对……”  老王一笑,道“昨天晚上有人卖饼,我看你睡得挺熟,没叫你,卖了两个,钱在抽屉里。”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