豆类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豆类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没有准备好的艳遇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5 19:24:40 阅读: 来源:豆类厂家

一、神秘的陌生来电

晏子硕的父亲是枫林市著名的法官,他曾审判过很多有影响的案件,在枫林市老百姓中口碑极好。由于父亲的原因,晏子硕从小的理想就是做一名法官,像父亲一样主持公道,伸张正义。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,晏子硕考上了一所著名的政法大学,上学期间他严格遵守父亲的规定,把精力全部放到学习上,坚持不交女朋友,一些主动追求他的女同学都被拒之门外。可是有天晚上11点左右,晏子硕洗漱完后正要就寝,他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。

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的号码,晏子硕以为是哪个朋友换了手机号码或者是有人打错了,接听后却是个陌生女孩的声音,女孩的声音很年轻很好听:“别挂我电话,千万别挂我电话,求求你听我说几句好吗?就几句,我不要你回答,只要你静静地听我说就可以……”

晏子硕被女孩那悦耳动听又楚楚可怜的声音说得心软了,便没有挂断电话。他听到那女孩哽咽地道谢,然后就说起了和“他”的情感往事。晏子硕很清楚,女孩打错了电话,误把他当成她的那个“他”了,不过她讲的爱情故事还是让晏子硕有些羡慕,因为她和“他”当初爱得那样纯真美好,而且晏子硕感觉她是一个美丽多情而又纯真善良的女孩。正当他想进一步听她和“他”的爱情故事时,她忽然停住了话头,幽幽地说:“我知道你肯定早不耐烦了,都是我不好。”说完不等晏子硕接话,就主动挂断了电话。

躺到床上,晏子硕没有像往日那样立刻睡去,他的耳边依然回响着那女孩甜美而哀怨的声音。

晏子硕本来以为那个打错的电话只是个偶然,但他第二天晚上11点要休息的时候,手机又响起来了,还是那个陌生的号码。手机那边依然是那个甜美动听的声音,依然先请求晏子硕不要挂断电话,然后开始追忆她那美好的爱情,句句声声饱含感情。10分钟左右,女孩又和昨天一样挂断了电话。

第三天,晏子硕上课时意外地有些走神,耳边不时响起电话中那女孩的声音。到了晚上,晏子硕开始不停地看表,心中隐隐盼望11点快点到来。

11点到了,电话并没有响起,晏子硕还在等待。三分钟过去,晏子硕继续等待。又过了两分钟,手机终于响起来,晏子硕激动地按下接听键,手机里又响起了那个女孩动听的声音。

就这样,那女孩的电话每晚都会在11点左右响起,而晏子硕也已习惯了接听这个电话,好像这已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。电话里那女孩给了晏子硕一个美丽多情温柔善良的美好印象,她美好的初恋让他羡慕向往,而她现在的处境又让他深深同情,因为那个男人已经变心了。遗憾的是他不能开口说话,否则他真想好好安慰她一下。

一晃八九天过去了。这天晚上又一次电话之后,那女孩忽然对晏子硕说:“谢谢你,真的太谢谢你了!我知道你不是他,我只想找个陌生人诉说一下心中的郁闷和彷徨,可我随意拨了十几个电话,只有你没有挂断,而且有耐心听我说了这么多天,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……”

“没、没什么,我……”措手不及的晏子硕一时倒不知说啥好了,好像自己做了见不得人的事似的,慌乱之间就把电话挂断了。从那以后再没接到女孩的电话,按说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,可是晏子硕却觉得心里空空的,每到临睡前总要拿着电话看着等着,但每晚的结果总是令他失望。有一天晚上,犹豫再三的晏子硕终于拨通了女孩的电话。

那女孩很是激动,说她这几晚就想给晏子硕打电话,可又不忍心再打扰他,说着就忍不住抽泣起来。在晏子硕的劝慰下,女孩止住了哭泣,不过请求晏子硕答应她一件事。晏子硕问是什么事,女孩一定要晏子硕答应了才肯说。

二、没有准备好的艳遇

原来女孩请求晏子硕答应和她一起吃顿饭,说只是想表达一下由衷的谢意。晏子硕没有理由不答应。当晏子硕如约来到饭店时,那女孩已经等在那里了。那女孩非常美丽,也很年轻,就像她的声音一样。而更吸引晏子硕的则是她那优雅而又忧郁的气质。女孩告诉晏子硕,她叫魏小娜。

吃饭时他们两人都有些拘谨,分开之后,晏子硕就开始想念魏小娜,而且那种思念无论如何也抑制不住。到了晚上,晏子硕又开始盼望魏小娜的电话,可是一直等到半夜,他的手机依然没有响。这一夜晏子硕失眠了。第二天中午,他终于忍不住给魏小娜发去信息:“小娜,你知道吗?我非常想你!你能感觉到吗?”

魏小娜的回复很快到了:“我能感觉到,我也很想你!”

晏子硕感到无比激动和兴奋,他以为自己开始恋爱了。但没想到,自那条短信回复之后,无论他发出多少表达缠绵爱意和无尽思念的信息,却再也没有接到魏小娜的回复。魏小娜怎么了?是有难言之隐还是病了……晏子硕胡乱猜疑着,越猜疑越放心不下,他终于忍不住拨打了魏小娜的电话。

因为魏小娜曾告诉他不要随便给她打电话,所以电话拨通那一刻晏子硕很有些不安,生怕魏小娜会责怪自己。不料电话接通之后,魏小娜却突然对着晏子硕伤心欲绝地哭了起来。

晏子硕慌了,忙问她怎么了?魏小娜什么也不肯说,只是失声痛哭。晏子硕不敢再问,以为她哭完了会告诉自己一些什么,没想到哭了几分钟之后,魏小娜却突然挂断了电话。晏子硕再打过去,魏小娜不肯再接,把手机都关了。这一整天晏子硕陷入了惶恐之中,他不知魏小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更害怕自己从此再也见不到她。

到了晚上,魏小娜主动打来了电话,向晏子硕道歉,说白天自己情绪很坏,又不想把坏情绪传染给晏子硕。晏子硕追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魏小娜说她不想让晏子硕知道,明天打算换掉电话号码,不再跟晏子硕联系了。晏子硕急了,恳求魏小娜千万不要那样做,保证以后不再过问她的任何事,只求她不要换电话号码……魏小娜终于被他打动了,答应不会断绝和晏子硕的联系。

晏子硕深深坠入情网无法自拔,让他痛苦万分的是,魏小娜有一个相恋五年的男友叫李立恒,而李立恒现在对她很不好。有一天,晏子硕约魏小娜到城郊万仙山森林公园去散散心,大自然的美好景色让魏小娜阴郁的心境开朗了一些,脸上也现出了春天般明媚的笑靥。晏子硕情不自禁地抱住她,可是魏小娜浑身一颤,无奈地推开了晏子硕,阴云又重新浮上了她的双眸。

“小娜,你既然已经不爱他了,为什么不离开他?”晏子硕终于大胆地说出了憋在心里的话。

“你以为我不想离开他?其实我早想离开他了!可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?”魏小娜激愤地说着,猛然撩起了衣袖。

晏子硕大吃一惊,魏小娜的手臂上竟然满是伤痕,有抽的、烫的,甚至还有割伤,真是触目惊心。“这、这、这些全都是李立恒干的吗?”“是!都是李立恒干的!”魏小娜愤怒地说。

晏子硕愤怒了,要魏小娜立刻离开李立恒。魏小娜冷笑一声:“你以为我不想离开李立恒吗?你以为我还会天真地等待他回心转意吗?他根本就不是人,是一个变态的畜生!是个虐待狂!他是一个无恶不作的恶魔!”

魏小娜因极度激动而颤抖起来,晏子硕想去安慰她,却被她一把推开了:“请你以后不要再找我,我不需要任何人!”她歇斯底里地叫着跑了。

晏子硕知道魏小娜的事情后,又是心疼又是愤慨。他想象不出李立恒会是个怎样的恶魔,竟然把魏小娜折磨成这样。晏子硕暗下决心,一定要让魏小娜摆脱李立恒的控制,帮她过上正常的生活。可是回到学校之后,晏子硕却接到了一个充满威胁意味的电话。

三、有预谋的爱情谋杀

电话是一个声音沙哑的男人打来的,警告晏子硕不要再接近魏小娜,否则就会对他不客气!虽然那个男人没有说他是谁,但晏子硕断定他就是李立恒。晏子硕没想到李立恒这么厉害,魏小娜的行动竟然一直在他的监视之下。但晏子硕并没有害怕,反而更坚定了帮助魏小娜的决心。晏子硕的真诚终于打动了魏小娜,这天她第一次把晏子硕带到了自己的住处,不过她万分小心,确定没有异常后才叫晏子硕进了门。

魏小娜第一次主动拥抱了晏子硕,但却不肯让晏子硕亲吻她,说除非能够离开李立恒,否则她的心永远不会平静下来。晏子硕建议她去报警或找妇联等部门帮助,魏小娜说自己曾经报过一次警,警察训斥过李立恒后就不了了之,最后自己险些被李立恒打死。她也曾逃离过,可最终还是被李立恒找到了,那次她险些被李立恒扔进了江里。晏子硕问她打算怎么办,魏小娜不语,却从包里掏出了一件东西。

晏子硕吓了一跳,因为魏小娜从包里掏出的竟然是一把手枪!

“你、你怎么有枪?”晏子硕惊慌地问。

“这是李立恒给我的,他说哪个男人敢接近我,就让我开枪杀了他!”魏小娜说着把枪口对准了晏子硕。

“小娜,你、你这是干什么……”晏子硕更加吃惊。

魏小娜笑起来:“怎么你害怕了吗?哈哈哈,你还说你是真的爱我,哈哈哈……”

晏子硕点头郑重地说:“我当然是真的爱你!可是我不明白……”

魏小娜停住笑,盯着晏子硕:“真的?那你会愿意为我去死吗?”晏子硕没有犹豫:“会的,我愿意!”

“谢谢你!你这么爱我,我自然不会让你为我去死……”魏小娜说着突然挥着枪激愤地喊道,“我要亲手杀了李立恒这个魔鬼!”说着就要冲出门去。晏子硕怕她一时冲动闯出大祸,急忙上前拦住她,轻轻从她手里拿掉枪,然后拥住魏小娜。魏小娜伏在晏子硕怀里低泣起来,待她稍稍平静一些后,晏子硕劝她把手枪丢掉,因为非法持有枪支已经触犯法律了。魏小娜说她根本不相信法律,因为她所看到的法律并不公正。晏子硕觉得她的话很偏激,可这个时候他无法说服她。他想先把枪带走,以防魏小娜做傻事,但是魏小娜怎么也不肯。

从那天起,晏子硕一直提心吊胆,生怕魏小娜做出傻事来。他每天都要和魏小娜联系好几次,稳定她的情绪,可是对付李立恒这样的人,他还真的想不出什么好办法。这天魏小娜一整天都关机,晏子硕担心极了,晚上赶到了魏小娜的住处。他不知李立恒是不是在里面,只能先给魏小娜打电话。

电话终于打通了,魏小娜让晏子硕上去。晏子硕进门之后,立刻感到气氛异常,刚刚梳妆过的魏小娜美得炫目,也冷得像块冰。她说实在忍无可忍了,今晚就要去杀死李立恒。她知道晏子硕一定会阻止自己,所以没打算再见他,可最后她还是没有控制住。

晏子硕竭力要阻止她,可是魏小娜已绝望到了极点:“我没有别的办法,一分钟也忍受不下去了,不杀死他我就自杀!”晏子硕实在拦不住,脱口说了句:“如果你真的要他死,那就让我去!”

石破天惊的一句话,让两个人都呆住了。“你说的是真话?”魏小娜问。晏子硕点点头:“我愿意为你去死!”“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“因为我爱你!”

又是一阵沉默之后,魏小娜终于说:“你去吧,我等你,只要能杀了他,我愿意跟你到任何地方!”说着她掏出一粒子弹压进手枪,又叮嘱晏子硕:“只有这一粒子弹,你一定要一枪致命!做完后马上离开,一定要把枪带回来……”

晏子硕接过枪揣进怀里,然后深深地望了魏小娜一眼,就要出门。“等等,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。”魏小娜望着晏子硕。晏子硕摇摇头,终于跨出了那道门。

爱情可以让人发疯,可以让人失去理智。从小就立志要当一名正义法官的晏子硕怎么也料不到,有一天自己竟会怀揣手枪去杀人。

四、我杀了人……

按照魏小娜提供的住址,晏子硕没费什么事就找到了李立恒。按魏小娜的嘱咐,晏子硕没有按门铃,而是取出魏小娜给他的钥匙去开门。屋里的李立恒以为是魏小娜,一点防备也没有,当他看到推门进来的是个毛头小伙时,不禁意外地瞪大了眼睛问:“你是谁?你怎么有我房子的钥匙?”

李立恒长得完全不像晏子硕想象中那样满脸横肉,甚至还有几分瘦弱。咬人的狗不叫,也许这正是当初他可以藏起真面目博取魏小娜好感的原因之一吧。不过现在晏子硕顾不上研究李立恒,更没时间去犹豫。他机械地掏出枪来,呼吸急促、浑身颤抖着对准李立恒的胸口开了一枪。

随着“砰”的一声枪响,李立恒低叫一声,手捂胸口晃了两晃,便“扑通”一声摔倒在地,两腿抽搐了几下便不动了,鲜红刺目的血顺着他的指缝淌出来。

晏子硕没有立刻逃跑,而是站在那里呆住了。他没想到杀死一个人竟然这般容易,更不愿相信自己真的这么容易就杀了人。但是看看淌着鲜血倒在自己脚下的这个男人,再看看握在手中冒着轻烟的手枪,晏子硕不得不相信自己真的杀了人。

晏子硕忘记了自己是怎么逃出李立恒的家,也想不起自己逃走时是否关上了门,只知道自己逃回魏小娜家里后,说了声“我把李立恒杀了”,便一下子瘫倒下去。

魏小娜坐下去抱起晏子硕,长长地舒了口气,好久好久没有说话。

“我杀了人,我杀人了……”晏子硕终于无力地开了口。

“是的,但你杀的是坏人,所以不用内疚。枪呢?”魏小娜安慰说。

晏子硕从怀里摸出了那支枪。魏小娜接过去,晏子硕又闭上了眼,他不想再看那支枪。片刻,魏小娜把枪重新递到晏子硕手里,让晏子硕把枪口对准她的胸口。晏子硕吃惊地瞪着她。魏小娜说:“你已经杀死了李立恒,现在我要你再杀死我,杀死昨日的我,从今天起我要重新开始自己的人生!”见晏子硕犹豫,魏小娜笑笑:“放心,枪里只有一颗子弹,你已经用它杀死李立恒了,现在是空枪。”

晏子硕终于接过了枪,可他还是不情愿把枪口对准自己心爱的人,哪怕那是一支空枪。但是在魏小娜的不断催促下,晏子硕终于还是把枪口对准了她。

“对着我的胸口,扣动扳机,只有这样我才会感觉昨天真的离我而去了。开枪吧,打死从前的我,咱们就走!”

晏子硕闭上眼睛,一咬牙扣动了扳机。枪响了,但不是开空枪时撞针的撞击声,而是“砰”的一声真真切切的枪响。晏子硕猛然睁眼,看到魏小娜手捂胸口坐在地上望着他微笑,再看手中的枪,枪口又一次冒着轻烟,火药味扑鼻。

手枪“砰”地掉到地上,晏子硕扑向魏小娜哭道:“怎么会这样!怎么会这样!你不是说是空枪没子弹吗?”

鲜血从魏小娜捂住胸口的手指缝淌出,她用另一只手拼力挡开晏子硕:“你别碰我,不要让我的血粘到你身上。你快逃走吧,晚了就来不及了!”

“不,我要救你,你不会有事的,我这就叫救护车……”晏子硕说着就要打电话。可是魏小娜却断喝一声制止了他:“不要!来不及了。告诉你吧这一切都是我安排好的,你的枪法很准,一枪正好打中心脏,我很快就……”“为什么?为什么要这样?”晏子硕痛心疾首地大声追问。

魏小娜苍白的脸上浮出了一丝笑意:“因为我想死在你手中,因为我想让你成为杀人犯。那颗子弹是我刚刚装进去的,而且我戴着手套,手枪上只有你一个人的指纹……”

魏小娜这么一说,晏子硕才注意到魏小娜真的戴着手套!晏子硕怎么也想不明白还想追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做,魏小娜却已支持不住了,断断续续说出了最后一句话:“快逃吧,再不逃来不及了,我刚才已经打了……110……”说着倒了下去。恰在这时,窗外似乎隐约响起了警车的警笛声。晏子硕狠狠地一咬牙,转身冲出了屋子……

五、沉重的复仇

晏子硕逃亡在外已经一周了。这一周来他东躲西藏、担惊受怕,经受了从未经受过的磨难,更叫他难以承受的还是那种巨大的心理压力。

尽管每天只吃两顿饭,尽管只是最便宜的馒头油条,他身上本来就不多的一点钱还是快用光了。他料定自己已经被公安部门通缉,不敢在车站、商场等公共场所出现,不敢看电视,甚至没有勇气买份报纸,生怕在报上看到他的照片和通缉令。他也没有给父母打电话,因为他无法面对对他寄以殷殷厚望的父母。出了这样的事,父母肯定已经心痛欲绝,他不能再去连累他们。

晏子硕身上仅剩下不到10块钱,退一步说,即使有足够的逃亡经费,他也不敢断定自己能坚持多久。可现在去投案,他又实在没有那份勇气。想想自己一个法律专业的大学生一夜之间成为一个杀人犯,感觉就像做了一场噩梦。

这是一个凄迷的雨夜,无处安身的晏子硕躲在马路边一处即将拆除的旧楼里。房屋里的家具连同门窗都被拆光搬走了,又冷又饿又困的晏子硕只能蜷缩在屋角,望着窗外下个不停的苦雨,心中万念俱灰。

突然,晏子硕瞪大了眼睛。他看到一个打着伞的身影从窗前走过,他惊诧地发现那个人竟然像极了被他开枪误杀的魏小娜。

肯定是看花了眼,肯定是心理作用!晏子硕这样宽慰着自己。可没想到那个身影竟然又返回来,定定地站在窗前。尽管雨夜光线昏暗,但她的脸庞轮廓确实极像魏小娜。

尽管晏子硕不信鬼,可他还是禁不住头皮发炸心里发毛。随着一道耀眼的闪电,一瞬间晏子硕看清了那女人的脸,那是一张跟死去的魏小娜一模一样的脸!

晏子硕忍不住惊叫了一声。随着他的惊叫,那个女人也幽幽地开了口:“别怕,我不是魏小娜!”

晏子硕惊得心脏狂跳,她不是魏小娜那她又怎么会知道自己怕魏小娜?还没等晏子硕多想,女孩竟然收起雨伞走进了屋。

“你、你到底是谁?”晏子硕的呼吸都要凝固了。

随着一声叹息,那女子又一次开了口:“别怕,我不是魏小娜,但我叫过魏小娜,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是一个真实的人,绝不是鬼魂。冷静一点,听我说完你就明白了。”

“15年前,在枫林市发生了一起惨绝人寰的强奸杀人案,一个叫苏信德的男人作为嫌疑人纳入了警方的视线。可是审查之后,这个苏信德虽然嫌疑很大,却没有直接证据,不过警方最后还是逮捕了苏信德。经过多次审讯之后,苏信德终于招认了……案件移交法院后,尽管证据不充足,可法官还是认定苏信德罪名成立,判处死刑立即执行。苏信德当庭翻供并提起上诉,上级法院发现证据链不全,存在较多疑点,发回重审,可是二审仍判苏信德死刑……就这样来来回回苏信德上诉了三次,又三次被判死刑,最后因为悲愤郁结而病死狱中,而他的家人则继续担着强奸杀人犯家属的罪名。直到有一天破获另案时,案犯交代了当年强奸杀人的罪行,苏信德这才重获清白,可惜他没能等到这一天。苏信德的女儿立志要为父亲报仇,她的仇人就是当初判处父亲死刑的那位法官。后来苏信德的女儿了解到,那位法官并不是个昏庸糊涂、草菅人命的昏官,而是个清正廉洁、刚直不阿、疾恶如仇的清官,在百姓中有“晏青天”的美称,他认定苏信德有罪而且罪恶滔天,所以才在证据不足和上级法院一再发回重审的情况下坚持原则,而且如今他已退休。苏信德女儿犹豫再三,还是咽不下这口气,于是决定让他的儿子偿还父亲欠下的债,他的儿子因此接到了一个叫‘魏小娜’的陌生女孩的电话……”

“明白了,你就是那位含冤而死的苏信德的女儿,而所谓的李立恒不过是你的助手,这一切都是你们策划好的……”晏子硕恍然大悟。可他又迷惑不解,“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一切?你想让我替你父亲偿命?”

“不,我从来没想要杀你,我只想叫你尝尝被冤屈的滋味,我只想叫你做一辈子逃犯……你逃走后我一直跟着你,想体验复仇的快感,但我体验到的却是深深的负罪感。现在我明白了,这样做是讨不回公道的,过去的已经过去了,一切都在变。如果放在现在,我父亲不会被定罪,他的个人悲剧其实也是那个时代的悲剧……”

“那、那开枪打死人又是怎么回事?”晏子硕不解地问。

“枪是真的,但子弹没有弹头。我和李立恒事先准备了红药水,就像拍电影那样。”魏小娜说。

晏子硕的脑子此刻既清晰又迷茫,眼前这个女子的话让他内心深受触动。这时“魏小娜”又开了口:“我知道你的理想是成为一名优秀法官,惩恶扬善,我祝你成功,但希望你能避免像我父亲那样的悲剧再次发生。感情不能代替理智,更不能左右法律。在你判定任何一件案件时,都不应该忘记,你听到看到甚至所经历的都不能肯定是真实的,再优秀的法官也只是法官,而不是法律的化身……”说完,她转身离开,出门前回头说了最后一句话,“我的理想是成为一名律师,也许以后我们会在法庭上见面!”

外面雨还在下个不停,晏子硕呆了一会,猛地冲出了那座废弃的空屋,投进大雨中,酣畅的雨水使他真正清醒了,心中充满了悲愤、忏悔,但更多的是脱胎换骨、死而复生的狂喜!

……一年后,以优异成绩毕业的晏子硕考进父亲曾经工作过的法院,如愿以偿地当上了一名人民法官。又过一年,晏子硕迎娶了枫林市著名的年轻女律师苏晓晓。这对才子佳人、法官律师的结合,一度在枫林市传为美谈,可很少人知道,苏晓晓曾经化名“魏小娜”,更没人知道晏子硕和苏晓晓的那段惊魂往事!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