豆类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豆类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皇太极面对抗旨拒婚的青年为何流了泪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3 16:24:30 阅读: 来源:豆类厂家

? ? ?? ? ??德川慧子:“晴春姐姐,反正也睡不着了,给我讲讲你家大人和夫人的故事呗。”

德川慧子这番话,正好合了晴春的心意,她正想把安大人与夫人的故事讲给她听,她希望这位疯小姐能够在那个伟大的爱情面前退下去。

晴春:“好哇,我家大人与夫人抗旨拒婚的故事,全满洲的人都知道。”

德川慧子:“抗旨拒婚?”

晴春:“是呀……”

接着,晴春讲出了一段传奇,天上的星月眨着明亮的眼睛,也在耐心地倾听。

瓜尔佳氏和费莫氏两大家族是世交,安崇阿的父祖与他夫人的父祖都是镶黄旗第四参领的战友。两家又都住在在通天街上,就因为是这样,安崇阿和夫人从小是好朋友。

那个时候,费莫氏格格和其他小朋友一样,总要跑到安崇阿家,观看安崇阿和兄弟与老虎练布库,这是满洲少年练武功的独特特方法。一般武士之家都驯养虎熊,为的是给孩子们当陪练,这样的方法,最大的长处就是能够增大胆量与力气。费莫氏格格还要看安崇阿的父亲尼汤阿教他练手撕木桩。那一个个缸口粗的木桩,安崇阿的双臂一叫力,大喊数声,竟都呲牙咧嘴地开裂。大家都惊呆不已,每当那个时候,费莫氏格格都会跑上前去给安崇阿撺去脸上的汗珠子。

在安崇阿15岁、费莫氏格格14岁那年,两个人随太宗皇帝从沈阳去祭拜长白山。在大型的祭祀仪式结束后,忽然,费莫氏格格不见了。太宗皇帝就命小侍卫安崇阿去找。安崇阿骑着战马,飞遍了山上山下,最后,他在布尔瑚里湖畔发现发费莫氏小姐的身影,她当时躬着身子在林下采药。

安崇阿刚要喊她的名字,突然,一阵旋风卷起,六月的天一下子变得寒气逼人,安崇阿的心提到了喉咙,他看到一只满洲虎扑向费莫氏,射箭是来不及了。

少年英雄安崇阿猛抽了战马一鞭,突然纵身一跃,他腾空而起,正好跳到了虎背上。那只虎已叼住了费莫氏格格的左臂。费莫氏格格挥右拳猛击老虎的鼻子,老虎的鼻血流了出来,但仍然不松口。

安崇阿从虎背蹿到虎颈上,老虎一下前爪着了地,安崇阿伸出铁铲一样的双手,左手抓牢虎的上腭,右手拉住虎的下腭,大喊三声,他的“手撕木桩”功派上了用场,嘎吧一声沉闷的巨响,好像是在远处似的,但其实就在安崇阿的跨下,虎血像井喷那样,喷了费莫氏格格一身,老虎的大脑袋一分为二,老虎身子一软,塌在了山坡上。费莫氏格格从地上弹了起来,安崇阿从虎身上站了起来。

安崇阿:“妹妹,没有事吧?”

费莫氏格格:“这畜牲刚刚咬住上我,你的手就到了。”

安崇阿:“你来到这里干什么?”

费莫氏格格:“我采参和灵芝来了。”

安崇阿:“你要人参和灵芝干嘛呢,哪天我跟姐姐说一声,和内务府要多少都行啊。就是皇上赏的,我家里也还有好多呢。”

费莫氏格格:“我要亲自采才灵呢。”

安崇阿:“为什么?”

费莫氏格格:“我要给你家的伯伯亲自熬药。”

安崇阿的父亲尼汤阿打锦州时受了毒箭,休息三年了,一直不能恢复。费莫氏格格每次去安崇阿家,都要看到尼汤阿伯伯微皱的眉头,她知道伯伯的骨头在痛,而且是剧痛,只是他不吭声就是了。听邻居家的老萨满讲,治好尼汤阿的病,要尼汤阿的儿子媳妇亲自采百年人参和百年灵芝,亲自熬汤才行。她就记住了这句话。这次随皇上祭长白山,她觉得正是一个机会,因为只有长白山里才会有百年老参与灵芝。在祭拜大典结束时,她独自跑到布尔瑚里湖畔来采药了。她听说这里是当年祖先佛古伦洗澡的地方,她相信这里一定会有仙药。果然,她在这里采到了老参和灵芝。可她哪里想到,正在她高兴的时候,背后竟跳出了一只虎。

听费莫氏格格说到这里,安崇阿再看到她浑身虎血,那只受伤的左手里还紧紧地攥着那老参与灵芝。心里一热,眼泪下来了。

安崇阿:“你可真傻呀……”

费莫氏格格含着欣喜的泪也跟着他心爱的阿哥笑。

安崇阿:“看看你弄的脏样子,快到湖里洗一下吧。”

费莫氏格格:“哥,我不敢下去,听说里面有水怪的。”

安崇阿笑了,他拉起费莫氏格格一起跳进了湖里,雪浪花将他们团团围住,在他们的四周开放,霞光扯天席地照射过来,两人淋浴在红玉般的光雨中,仰天大笑,费莫氏格格轻轻唱起了歌。

费莫氏格格:“阿哥,你给我讲讲佛古伦吞红果生出布雍库里顺的故事呗!”

安崇阿:“好哇, ?在很久很久以前,天宫里的三位仙女常常到这里沐浴。她们是大姐恩古伦,二姐正古伦和三妹佛古伦。有一天三位仙女乘着彩云飞到布尔瑚里。她们脱去罗裙和纱巾,跳入清澈明净的湖里尽情地游玩。湖畔的鲜花和蝴蝶伴着仙女们起舞,仙鹤和水鸟跟随着仙女们欢唱。

就在这个时候,附近的树林里飞出一群神鹤,在三仙女的头上一边盘旋一边欢叫。忽然,它们落在三仙女的衣裙上。其中一只跳到了三妹佛古伦的裙子,把口中叼着的红果放在了上面,然后,拍动着双翅和鸟群一起欢叫而去。

三仙女洗完了澡,上岸穿衣服。忽然,三妹佛古论看见裙子上的红果。这颗红果圆润鲜艳、闪闪生辉。佛古伦说:“多好看的红果呀。”

佛古论拿起红果,不住地玩弄着。大姐二姐看见了,跑过来,她们也要看,争抢嬉闹之中,佛古伦就把红果含在了嘴里,没有想到,红果一下子就钻进了她的肚子里。她连忙喊大姐,二姐,她说,“我好像怀孕了。”大姐二姐说不会吧?就这样说着的时候,佛古伦的肚子就渐渐大了起来。”

两人沉浸在优美的神话中,许久许久之后,他们上了岸。面对雄伟的长白山跪下,祈求长白山神保佑他们的爱情,同时,他们也向长白山神发出庄严的婚誓。

安崇阿:“山神哪,我发誓,今生今世与妹妹永远和好,我永远保护她。”

费莫氏格格:“山神哪,我发誓,今生今世与哥哥永远和美,我永远心疼他!”

在满族人的婚俗里,青年男女向长白山神发了婚誓,就等于得到了上天的恩准。两人欢欢喜喜地站了起来,安崇阿将那只死虎扛到了费莫氏格格的战马上,他让费莫氏格格坐在了自己战的前面,他一比值身跳了上去,扬鞭甩出一串的红缨花。

两人回到了大营,人们见到这个情形也就明白了七八分,皇太极赶紧让御医给费莫氏格格的左臂伤口上药。皇太极看了看安崇阿,满脸的欣赏。

皇太极:“真不愧是我大清的好汉,一只成年的脑袋生生就让你撕开了。这就是你阿玛教的手撕木桩?”

安崇阿:“皇上,这只能说是这只虎长得不结实。”

皇太极听了这一句话,自是十分高兴,他当即下了一道圣旨。

皇太极:“镶黄旗二等侍卫瓜尔佳氏安崇晋升一等侍卫封巴图鲁号,钦此!”

领侍卫大臣、护军统领鳌拜:“扎!”

安崇阿:“谢皇上!”

众人欢呼起来,这时,皇太极用异样的眼光看了一眼费莫氏格格,这让安崇阿心里一惊。

果然,皇上这一眼里有内容。

第二天,在皇太极的行辕大帐里面,费莫氏伊勒慎跪在那里听旨。

执事太监:“圣旨下,尔费莫氏伊勒慎,着你女格格嫁往蒙古喀尔沁部为贝勒寨桑之侧福晋。钦此。”

按常理说,伊勒慎该马上谢恩,可是,他跪在那里竟许久不吱声。皇太极一脸的疑惑,安崇阿从皇太极身边跑到伊勒慎旁边跪下。

皇太极:“嗯?你们?”

安崇阿:“臣有罪,请皇上恕罪?”

皇太极:“安侍卫何罪之有?”

安崇阿:“罪臣已与费莫氏格格私订了终身……”

皇太极:“伊勒慎的官爵是大清的一等轻车都尉,按我大清律法,大臣的儿女婚事要由皇家做主,安崇阿,你不知道吗?”

安崇阿:“臣知道,所以臣有罪!”

皇太极:“安侍卫,你是不是觉得你是朕的侍卫,朕就不会治罪与你?”

安崇阿:“不是的,只是臣自幼和费莫氏格格在一起长大,我们陷入情感不能自拔。”

皇太极:“你要知道,朕宠你,但朕更不能不遵守大清律法。”

安崇阿:“臣知道,当年太祖爷为维护大清律法,是连他的长子褚英贝勒也杀了的。”

皇太极:“你真是什么都明白,却是什么都不怕。来人,推出去!”

鳌拜:“扎!”

这时执事太监跑了过来。

执事太监:“皇上,费莫氏格格进殿求见。”

皇太极:“让她进来!”

费莫氏格格大步走进帐内,跪下。

皇太极:“格格,你私定终身,坏了国家大计,你知罪吗?”

费莫氏格格:“臣妾知罪,但是臣妾有话说。”

皇太极:“说吧。”

费莫氏格格:“这件事不怪安崇阿,都是臣妾一人所为,是我拉着他共拜了长白山神。”

皇太极:“长白山神?”

安崇阿:“是的,我们拜过了。”

皇太极:“长白山神怎么说?”

费莫氏格格:“长白山神接受了我们的祈求,听到了我们的婚誓。”

皇太极:“那么君王的旨意你们听到了吗?”

费莫氏格格:“恕臣妾说一句冒犯天颜的话,君王的旨意晚了一步。”

皇太极:“朕若封你为大清公主去下嫁呢?”

费莫氏格格:“恕臣妾福薄,臣妾只要我的安崇阿哥哥。”

皇太极:“你的安崇阿哥哥比大清公主的身份还重要?”

安崇阿:“格格,不要说了,惹皇上生气。”

费莫氏格格:“人的感情很重要,我敢说皇上心中江山重于天,可是海兰珠皇后和布木布泰贵妃可与大清江山平分秋色,我朝从太祖爷开始到皇上您都是重情重义的好大汗,都是最理解最疼爱女人的好男人。”

皇太极:“你,你破坏了大清律法,还敢拿太祖和我来做胡乱比喻,你……”

费莫氏格格:“皇上息怒,臣妾只是在讲妇人之见!臣妾以死成全大清法律,只请皇上留下安崇阿,他武功高强,可以保我大清明君一生平安。”

皇太极:“我不能答应你,我也同时斩了他。我大清的侍卫多的是。”

费莫氏格格:“大清侍卫多的是,但大清只有一个安崇阿!”

皇太极:“国法无情,大清法律至高无上。”

费莫氏格格:“皇上既然铁了心要杀我们,那臣妾只好遵旨了,我能与安崇阿哥哥一同赴死,那是我的福份。”

皇太极:“斩立决,让他们到长白山神那里去吧。”

鳌拜率众侍卫将安崇阿和费莫氏格格推出大帐。他们来到了行刑处,刽子手的大刀已经磨好,盛夏里,突然刮起了冷风。众侍卫松开两人,安崇阿和费莫氏格格向刽子手走去,他们不但面无惧色,反倒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意。

鳌拜叹了一口气,向刽子手示意。

鳌拜:“开始吧。”

刽子们的大刀高高举起。

突然,有一辆大轿飞速赶来,停在了安崇和费莫氏格格面前。大轿子晃了一下,停稳了,里面走出布木布泰(即后来的孝庄皇后)她定睛看了看费莫氏格格,奔上前去,紧紧抱住了格格:“好妹妹,你们走出大帐,皇上就流了泪,他对我说,这两个孩子是长白山神的好孩子,是满洲人的好孩子。他说你们重感情轻生死。他说他的心受不了。他说他舍不得你们。他说长白神恩准了你们,他也要恩准。你们看,我带来了新圣旨。”

布木布泰:“封费莫氏格格为大清郡主,赐与御前一等侍卫安崇阿图鲁成婚,明日在长白山山神面前举行御赐婚礼。随驾诸王大臣及三品以上官员均赴婚宴。钦此。”

人们听了这个消息,欢呼跳跃起来,两名刽子“当啷”一声,把手中的大刀丢得远远的,拎起酒壶,仰起脖子就灌。

鳌拜把安崇阿抱了起来,大叫道:“我瓜尔佳氏咋就出了个你,抗旨拒婚还抗出了道理,还拒出了个大清郡主!”安崇阿憨厚地笑了。布木布泰搂住费莫氏格格却哭个不停。

晴春的故事讲到这里,泪光闪闪。德川慧子听到这里,突然,鼻子一紧,捂着脸哭了起来。

德川慧子:“我受不了啦,太感人了……”(摘自长篇历史小说及同名电影剧本《顺治迁都》)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