豆类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豆类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牡丹江市一教师忠于教育事业扎根山村30年《新闻》

发布时间:2020-11-12 17:20:02 阅读: 来源:豆类厂家

牡丹江市一教师忠于教育事业扎根山村30年

牡丹江大鹏新闻网讯 3月19日,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唤醒了老黑山镇西崴子村大甸子屯时,曲兆文已经起床忙活好一阵了。烧水、劈柴、拎煤……他准备点燃学生教室的炉火,迎候全校的12名学生到校上课。30年的寒来暑往,20多位教师来了又走,如今只有他一个人坚守在这个“袖珍”学校,重复着每天那“单调”的教学生活。

复式教学就像是“打仗”

30年来,曲兆文早已养成5点之前起床的习惯。一张木桌、一铺火炕、一台旧电视、一摞厚厚的课本、教案和作业,就是他的寝室兼办公室里的几大件。为了省煤,曲兆文寝室的火炕只有晚上睡觉前才烧些火,后半夜炉火基本上就熄了,早起后的屋子里不过十几度。他用水缸里的凉水简单地洗漱了下,然后用“热得快”烧了壶热水。喝着热水,他快速地吃下了早餐——在炉子上热了一晚的一张发面饼。

早起,是为了留出充分的时间为学生教室生炉子。囫囵吞枣般吃过早餐,曲兆文开始劈材、拎煤、点火,刚点着的炉子倒烟,记者为此跑到门外去做了好几次深呼吸。对此早就习以为常的曲老师则直到火着旺后,摸了摸火墙,确定热乎了才到室外继续干活。曲兆文扫过操场后,已将近7点钟,他刚打开学校的大铁门,就有孩子迫不及待地来上学了。由于是周一,即使是教学点也会有升旗仪式,因为没有音响,就用清唱国歌代替。“升国旗、唱国歌。”曲兆文的话音刚落,孩子们的歌声立即响起,虽然也许有些走调,但抬头仰望向国旗行注目礼的神情却异常认真。最小的五六岁,最大的也不过八九岁,学校里12个孩子的国歌歌词一句都不差。直到采访快结束时,孩子们才偷偷地告诉记者,“这是老师一句句教的。”

虽然教学点里的空屋子很多,但曲老师一个人教学,为了纪律和安全,12个孩子都会聚到一个教室里上课。“学前班先复习一下昨天学习的知识;一年级我们今天讲《送阳光》;二年级的同学要讲图形和角,先复习一下什么是直角、锐角、钝角。”一个人穿插着讲三个年级的课,还要照顾到每一位学生,当中还间杂着有要削铅笔的、有要喝水的、有想上厕所的,一头午四节课上下来,像“打仗”一样。问曲老师秘诀,他只是憨厚地笑:“熟悉了吧。”

中午是万能的修理时间

时针终于指向了11时30分,站在校门口,看着孩子们快乐地走出,冲向自个儿的家门,曲兆文终于长出了口气,一天中最“艰难”的时光过去了。大甸子屯几面环山,是个不足60户人家的小屯,从头走到尾,也就十多分钟的路。村民出山最主要的是依靠线车,从镇上每天会有一班车到达离大甸子屯最近的黑瞎子沟村,由于两者之间的路一直没有修上水泥路,线车只有好天气时,才通到大甸子,其余的日子,村里人如果想下山只有先走上一个半小时的山林路,到黑瞎子沟村搭车,而线车开到镇上还要个把小时。正是交通不便、生活艰苦,加上一些个人的具体原因,断断续续的,很多老师来了又走了。

稍微热下发面饼,就着咸菜,曲兆文的午餐吃得很香。

冬春季是他最难熬的时候,屋子冷,菜储不住,在山上的一冬天,他几乎都是靠咸菜过的。面饼和咸菜是他回县城家里时背回屯里的,如果大雪封山或是雨季汛期,走山路也到不了黑瞎沟村搭车,他还经常遇到过咸菜和面饼断顿的时候。由于胃肠不好,加之一个人生活,曲兆文更喜欢吃面食。如果带回的东西都吃光了,还下不了山,他会难得的奢侈一次,到村里的食杂店,买点鸡蛋和挂面,吃顿“豪华”的。其实,曲兆文的家原来也在屯子里,女儿考到县里中学后,曾经因为想家,产生过辍学的念头。实在没有办法,曲兆文让妻子带着家里的老人,到县里租了个小房边打工边陪读。对于孩子寄宿求学的不易和家长因此产生的掂念和揪心,他深有体会,推己及人,这种最朴素的情感,也是他多年来坚守在山屯的原动力。留下来的更大原因,是当初撤点并校时,不少家长找到他求情:“孩子太小,自个儿到山下念书太不易啦。老师能不能别走啊!”看到乡亲们渴求的目光,他选择撑起了这个教学点。下一页

本文共 2 页,第[1][2]页

纬博科技公司

花都区化妆品有限公司

广州海滨数码影像公司

相关阅读